飞天疯兔饭团

各位小伙伴们好啊!这里疯兔 ̄  ̄)σ
无限不定期更新文手,作曲。本来混迹在贴吧,但是随着所在的吧冷落就来到了lof。看到这里的各位也许跟我有相同的爱好。那就!够了!交个朋友吧!

【家庭教师】 cp2727 甜向微架空


                                   《幸福》
       克莱兹丶拉比特,我,一名光荣的探险者。我曾游历了整个世界,见识了很多,有痛苦,也有愉悦。然而在我所有的历险中,只有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
      那是五十年前的事,当时我还是刚刚加入探险者联盟的菜鸟。自负使我与伙伴们失去了联系,一个人在死亡山谷中徘徊。因为三天三夜的移动和食物不足,我倒在了一条小溪旁。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眼前不是旷野,而是一堵木板墙。身上被褥的触感令我意识到我被别人救了。
      安心的吐出一口气,我下了床,轻轻的走出房间。远处的大石头上,一个年轻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四周长满了不知名的金色小花。
      “醒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转身,一个约莫七十多岁的男士在不远的旁边,微笑着向我走来。
       “是的,谢谢您救了我,先生。”我点了点头,与他拥抱并互相亲吻脸颊。
       老人依旧温柔的笑着,望了一眼我之前正在看的大石头,就转身摆了摆手招呼我一起进屋。
     “好几天没吃饭,已经饿的不行了吧?”老人正准备午餐,背对着我说。
      “是,临晕倒前我都已经放弃活下去了呢。”
      “那可不行,这是绝对不可以的。”老人回头,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但是丝毫没有长辈训斥后辈的架子。他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同龄人,甚至是一个高中社团后辈和你谈心,十分真诚。这使我对这个老人产生了兴趣。
      老人穿的很普通,是五十年前的流行款式。浑身上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枚看不出材质的戒指,而且好像还被切割成了两半。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老人摘下戒指放到兜里。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羞愧的转头看向窗外。外面是一个很大的湖,树木包围了这里。屋子和湖岸之间有很大的一片空地,上面长满了金色小花。那到底是什么花?我不知道。
      大概半个小时吧,我面前的小木桌上就摆好了炖肉和烤马铃薯。我快速的道谢,抓起来面前的食物大快朵颐,完全忘记了礼数。老人端来一壶水,就提着花洒走出了屋子。 
      饭后,我开始整理探险手帐。或许是出于好奇,至少我认为是因为好奇,或是什么别的原因。老人凑过来轻声问“年轻人,我看你不是本地人吧?”
      “是的,我跟队伍来这里探险。”
      “哦...看你的长相,你是意大利人?”
       “恩,我是日本人,在日本长大。这头发是天生的。”我指了指头上的蓝色。
       “哦...日本人...也许你来自京都?”
       “哦不,我是并盛人,一个城镇,非常的不错。”
        听到了我的回答,老人的瞳孔缩了一下,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被一种说不出来的矛盾情绪充斥着。       
      “你是说...你是并盛人?”
       “是的,直到十七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那里。”
       老人抿了抿嘴唇,清了下嗓子:“那...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沢田家?”
       “哈,当然!沢田家可是著名的黑手党首领的家啊!当地人很尊敬他们呢!而且家主人很好,我父母小时候还受过沢田家的照顾呢!”
       “恩,是这样....没有错,沢田家光....请问他和他妻子还好吗?”
       “他们...已经过世了,不过生前似乎过的很平静,也没有生病,是在梦中过世的。只是两个儿子下落不明,听说是因为恋爱原因出走的。”
       “这样啊...”老人给了我一个微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说着起身收拾盘子。
       伴着水声,我开始回忆小时候听过的关于黑手党家族“彭格列”的传奇故事,想起了童年憧憬的沢田纲吉,沢田言纲两兄弟。我很自豪:我与彭格列的首领出生在同一个城市。更让我自豪的是我曾被我的偶像,沢田言纲帮助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双金色的眼睛和他的背影。
      背影,想到这里我猛的跳了起来,向外跑去。因为,外面石头上坐着的人!
      时间已经是黄昏,夕阳正对着湖,正对着那块石头。年轻人仍然坐在那里,动作都没有变。  
     离石头不远的地方,老人提着花洒,看着湖面。
    “纲吉....先生?”我蹑手蹑脚的避开花,走到了老人附近。  
     “这花...是他眼睛的颜色。”老人没有回应我,自顾自的坐了下去,“说来也奇怪,把他葬在这里的第二天就开了几朵。后来也没有人去照顾它们,反而越来越多。”
      我走到那块大石头旁,是块回音石。能将声音记录下来万年不变。但技术高超的云属性守护者可以在上面记录下人看得到的“映像”。我很惊讶,不,可以说是十分震惊。虽说大空可以使用全部七种属性的匣,但使用回音石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恐怕不是轻易能做到的。看了看影像中人的脸,我问老人“可是...纲吉先生...您不后悔吗?离开一切,来到这种鬼地方受苦。”
      “后悔?一点也没有,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在这里,和他,我很幸福。五十年来这种感觉一点也没有变。”
      .......
       之后我基本每年都会去纲吉先生的住处几次,他成了我的老师,也教会了我许多东西,哈哈哈虽然是我单方面的拜师。
      ......
      再后来,先生生了病。在那照顾了他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他求我把他带到那块回音石下的墓穴里。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照做了。离开洞穴的时候,我用尽我毕生的知识和技术将穴口封了起来。因为我很清楚,相信先生也很清楚:“他不会再出来了”那至少我希望他们不会被其他人打扰。
      .......
     “故事就是这样。”我咳了几声,看着床边的两个年轻的探险家和他们的妻子。 
      “所以老师您就买下了这座山并且住了下来?”比耶罗问我。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呀,他们可真是傻!放着黑手党首领不当,非要跑到这深山老林里。”一名女子说,这是比耶罗的妻子。另一个女子慢吞吞的说:“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幸福......”
      窗外,夕阳在湖上方融化,滴进远方的山中。屋前,那金色的花海中开出了不少棕色的花。石头上,本来独自坐在那里的少年的影像再也不孤单了— —它身旁依偎着另一个和它七分相似的。它们就这样坐着,直到永远。
                                           The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