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疯兔饭团

各位小伙伴们好啊!这里疯兔 ̄  ̄)σ
无限不定期更新文手,作曲。本来混迹在贴吧,但是随着所在的吧冷落就来到了lof。看到这里的各位也许跟我有相同的爱好。那就!够了!交个朋友吧!

【第五人格】 杰佣 微短文 《真实的故事》

亲爱的们请看 ̄  ̄)σ
① 【第五人格】同人文 cp杰佣注意
② 文文伴有轻到重度ooc 不喜者轻高抬贵手出门左转
③ 梗来自于和亲友在企鹅上的互怼,所以算是借梗 @策马崩腾的草泥马 
④ 笔者文采负数,文中可能会出现bug,轻各位见谅。
⑤ 关于剧情,我看到了好多好多把杰克绑在狂欢之椅上这样那样的文文。但下面才是真实的故事!以上均ok请向下↓
↣↣↣↣↣↣↣↣↣↣↣↣↣↣↣↣↣↣↣↣↣↣↣↣↣
“艾玛快走!别来管我,我能找到地窖!”奈布奔跑在教堂墙外,指挥着刚刚被他解救下来的园丁。艾玛回头看了一眼反方向跑远的奈布和紧跟着奈布的监管者,双眼含泪轻声说:“谢谢你...奈布先生...”说完便冲出了逃生的大门。

场地外响起提示音,奈布知道艾玛已经安全的逃掉了,于是就松了一口气。这样他就可以专心对付这个新来的监管者了!

在等待狂欢开始的时候,奈布就已经注意到这个叫做杰克的监管者了。那手上巨大的铁爪让人光看着就觉得心惊胆战,真不知道万一被追上了的话会有什么等待着他。“不行!”奈布甩了甩脑袋,给自己打气“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奈布!你是个雇佣兵,你可以做到的!”

“可以做到什么?我可爱的小先生?”

耳边响起一个满是鄙夷的声音,奈布双瞳一缩,整个人向前飞了出去。“该死,什么鬼东西?!”

是个铁爪!!!一个铁爪横凭空横在奈布小腿的高度,爪刃上满是鲜血。这下好了,不用看奈布都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了。

也许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奈布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紧盯着铁爪和它后面缓缓现形的高挑男子。

“真该死...”奈布啧舌。
“哦~我亲爱的小先生。可爱的小先生是不可以讲脏话的。”杰克为了看清地上的小东西半摘下面具。
“去死吧,我已经20岁了!”奈布几乎是咬着牙蹦出的这几个字。
“哦?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小先生你的身高...”
“再往下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呵,杀了谁?”杰克眼中的轻蔑更甚,“就你现在的状态?”说罢就扬起铁爪,一爪子挥了下去。

铁爪的尖端就停在奈布眼睛前一两厘米的地方,和预想的不同,奈布依旧坚定的盯着杰克的脸。

“你可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玩味的挥了挥铁爪,杰克抓起奈布的脖子,将他抱了起来。“看你的信念和尊严能持续多长时间。”
↣↣↣↣↣↣↣↣
庄园中
众人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连监管者的诸位都已经把下巴张到最大。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从杰克先生那边飞回来的狂欢之椅上绑着一个半裸的男人!!
此时奈布的脸恐怕要比红富士还要红上几倍。“滚啦!都给我滚!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吗!都滚!!!!甘霖凉!!!”
刚回过神的众人连忙向庄园里撤退。
“哎等一下!!!先把我放下来啊混蛋!!!!!别走!!!!!”
仿佛没听见一样,围观众人已经消失不见。
“该死!!!”
这时,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奈布的................
脖子(不好意思皮这一下我真的很开心)
“需要帮忙吗?我亲爱的小先生?没算好发射时间是我的失误,我会好好补偿你的。”伴着愉悦的轻笑,奈布浑身紧绷了起来。
他已经想象到自己将会有什么样的悲惨命运了.........
                                                                            End
奈:甘霖凉!
杰:这是脏话,小先生是不能说的哦~
奈:鸡掰!
杰:........
奈:甘霖凉!!!
杰:那我甘你好了:-)

说点别的,我想求助一下!能教教我怎么发外部链接吗!作为一个R18写手!光写清水已经快逼疯我了!!
请太太们评论留言或者私信教教我orz 随后我可能会开一辆满载炖肉的越野车番外。喜欢的请来一波关注~非常感谢 ̄  ̄)σ

【杰佣】微短文 There!Right there!

【第五人格】同人文 杰佣cp向
① 此贴微短文 字数较少并带有轻到重度ooc 不喜者请高抬贵手出门左转
② 梗来自于一个被手书作者们常用的魔性bgm “there right there”相信有不少亲爱的已经有所了解了,所以在这里并不过多介绍。
③ 文中将出现一些小bug(如隔空传音),因为没有太好的修改方法所以请各位见谅。
④ 作者文风很迷,文笔很差,并且轻微意识流。
以上都ok的请喝阔落↓
↣↣↣↣↣↣↣↣↣↣↣↣↣↣↣↣↣↣↣↣↣↣↣↣↣
      又是一场游戏开始了,本来只该有佣兵、园丁、医生、幸运儿四名求生者参加,但出人意料的:没有参加游戏的所有求生者和监管者们全都出现在了红教堂外的看台上。

      “该死,为什么要质疑我!”蜘蛛妹激动的对其他人吼,指着场地中被杰克追赶的佣兵,“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看看那小家伙被追时那该死的娇喘!我敢肯定奈布绝对是个gay!”

      “不不不你冷静一些蜘蛛小姐”空军双臂环抱,紧盯着场地中的五人,“你真的觉得这一点点没有依据的现象就可以判断奈布先生是个gay吗?”

       蜘蛛妹想了想,没有反驳。看着安静下来的众人,裘克清了清嗓子:“依我看,所有的特征都表明奈布先生是一个纯正的异性恋,钢铁直男。你们看,这不是还为艾玛小姐挡了一爪子吗?所以我想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众人听了裘克的一番话之后陷入了沉思,“这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事实,就这么假设,一个身材娇小帅气十足的男孩就自然和基挂钩吗?”

     “可是你们看他色气的打扮,还有被追时通红的脸颊,这是一个终极永恒驳论!”律师站了出来,推了下眼镜继续说“看看我们看到了什么?他是gay吗?!我说他是!”

     “他是gay!”众人齐声。

     “或是一个欧洲人?”冒险家插话。

     “emmmmmmmmmmmmmmmmm”

     “嘿!大伙儿,我是个冒险家!我去过很多国家。如我所见,奈布先生显然是一个来自欧洲的青年。要知道在那迷人的异邦,男孩儿们可是以不同的方式被抚养的!”

     “确实是这样,我认识的一位法国朋友的取向一天之内变了三次!”空军发言表示支持。

      众人正争论不休。魔术师实在忍无可忍,喊:“都住口,看那!看佣兵对医生的态度!哪一个该死的异性恋不是这样?所以我敢断言他绝不是gay!”

      “这也是个被忽视的重要事实,可看他翻墙时美丽的身姿,我们实在没法判断。”

      “要知道欧洲人养男孩的方式和咱们不一样!从文化上就泾渭分明!”冒险家接着插话。

      “不要再用这个理由了!除非奈布穿上女仆猫耳!”空军打断了冒险家的话。

      “哦天呐,如果他真的是直男,那本小姐这周六晚上八点有空~”蜘蛛妹意味不明的沉吟道。

      “他到底是不是gay!是不是gay!是不是!gay!!!”众人终于抓狂。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知道答案。我可以替你们验证一下~他真的是gay :-D”本该在场地中的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看台上。“我有一个好主意。”说着,杰克就再一次消失不见。

      于是,在放走除奈布以外的所有人之后。我们的计划通杰克先生丢掉气球,直接把倒地的奈布抱了起来。
走向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至少小奈布是这么以为的。
      至于观战的各位表示,虽然这场景男默女泪。但他们实在不忍移开视线......

      一年后,两人“宣布恋情”的那一天,大家都是一副震惊的模样。嘛...至少奈布是这么觉得的。

     “对了,杰克。说起来你那个时候说的办法,是什么办法啊?”裘克趁酒劲问出了诸位监察者憋了很久的问题。杰克想了想,一脸绅士相的开口:“我确定他是gay,就算他不是,那就强行掰弯好了。反正结果是一样的(笑:-D)。”
       众人:.....................
                                                                        end

     

【家庭教师同人短文】初恋 (架空世界 校园清新)幼儿文笔警告

      “今天,又没说出来啊。”夜里,纲吉躺在床上如此想到。
       沢田纲吉身为班长,本来应该好好的听课。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却始终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旁边—正用手托着头睡觉的泽田言吉身上。
      说来也是很奇怪,上课从来不听课的人,居然每次考试都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比起自己来说,体育更好长得更帅。上体育课换衣服的时候,看见言呀,吉身上明显但又富有弧度的肌肉,纲吉不止一次产生过挫败感。
      “纲吉同学....纲吉同学?.....沢田纲吉!!!”老师的喊声打断了纲吉的思路。
       “到!”回过神的纲吉马上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纲吉...不像你的作风啊?对着同桌犯花痴,喜欢上人家了?!”老师不无风趣的提醒道,“要好好听课,知道吗?”
       “是。。。”
~~~~~~~~~~~~~~~~~~~~~~~~~~~~~~~~~~~~~~~
       到底是怎么了。。。纲吉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言睡着的时候会不注意的多看几眼,言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会突然心跳加速,自己难过的时候会想让言抱抱自己。
      “不会吧。。。我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纲吉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这是纲吉第一次认真考虑自己对言的想法,尽管他并没有想出一个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唯一的一点,就
是他想对言好。
~~~~~~~~~~~~~~~~~~~~~~~~~~~~~~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在各种方面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言纲,并把闹钟调早一个小时来给从不吃午饭的言纲做便当。而我们的另一个主人公言纲,也因为这些“小事”而对自己的同桌有了不一样的情感,尽管两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

      一天的放学后,归家部成员纲吉因为被老师叫去帮忙而很晚才离开学校。天色已经发暗而一路上并没有路灯,纲吉只得加快自己的步子。然而就在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他听见身后的一群小混混骂骂咧咧的说:“哈,看他泽田言纲还敢不敢嚣张,不过是个高中的小鬼。”
      纲吉当下一惊,回头看时那群人已经离开。回想了一遍自己听到的内容,他快步向小巷里跑去。不出所料,言纲校服破烂,一脸是伤的躺在地上。。。
~~~~~~~~~~~~~~~~~~~~~~~~~~~~~~~~
       “嗯。。额。。”言纲动了动脑袋,传来的是一阵钝痛。喘了两口大气之后,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紧接着又看见了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的纲吉,好像是怕挂点滴的手太凉,纲吉用自己的手垫在了言纲的手底下。
这手,好温暖,以至于言纲想再也不把手拿开。看着身边打盹儿的人都睡脸,言露出了一抹笑,眼神里也溢满了温柔。
      “纲吉。。。”言轻声呼唤身旁的人,而纲吉显然也没睡熟,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就马上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纲吉呆住了,痴痴的盯着言纲那极其温柔的微笑。
      “纲吉?”面对发呆的纲吉,言噗的了笑出来,“别看了,再看我脸上也没有花长出来。”
       “啊。。啊啊对不起,一不注意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纲吉马上就一脸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又偷偷抬眼看看言的表情。在言的眼里,纲吉简直就跟兔子一样可爱。
       面对如此可爱的“小兔子”,虽然言纲真的很想再多看一会,但是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纲吉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把我送到这儿来的?”
       “恩。。我回家的时候碰巧遇到你受伤躺在地上。。。”纲吉如实回答。
       “这样啊。。。”
       “那个。。。泽田同学。。可能这句话我说出来会有点奇怪。。不过希望你能保重自己的安全啊。说实话,看见你倒在地上,我很担心。”纲吉看着言纲的眼睛,小声说。
       温暖的感觉从心底里涌出,言决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直觉。“纲吉,过来一下,有点事。”言摆出一副要说悄悄话的姿势,纲吉也听话的凑了过来。而让纲吉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凑过去,言就抓住纲吉的衣领。唇与唇相接,如蜻蜓点水般,然后就被拥入怀中。言纲把嘴凑到纲吉耳边轻声说:“谢谢你,纲吉。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这句话来的太突然,加之之前的一吻,纲吉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心中的一股冲动让他开了口“我也是。。。我喜欢你。。言纲”
     
一个月后,公园里。
      “呐,言,那天你为什么会对我说出那种话啊?”纲吉对躺在自己大腿上的言发问。
       “恩?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回答了那句话呢?”言闭着眼睛一脸笑意的回答。
       “你!完全就是所问非所答嘛!”
       “我说。。。纲吉。。”言睁开眼睛,看着纲吉。
       “恩?怎么了?”
       “我觉得那天有一件事没做好。”
       “诶?什么事?”
        言勾起一抹笑,一只手撑地,把身体弓了起来,另一只手把纲吉的头压了下来。
       “那一吻,似乎不够深呢。”言纲如是想。
           End

【家庭教师同人文】女装=灵感?!

短文(设定:言纲 连载漫画家 纲吉 言纲的责任编辑)(世初世界背景)
6月21日 绿宝石编辑部依旧延续着他们的“周期”。像猪窝一样的办公区里的每一个编辑都像快断气了一样。
“喂!小野寺!这个月的定稿怎么还没送到印刷厂去!”
“高野主编!千春老师的原稿出了点问题,并且我现在需要去一趟他家。”羽鸟一脸井字的拿起衣服走了出全家庭教师去。
“啧。。这都是什么啊。。”高野揉了揉太阳穴,看向新编辑泽田纲吉。“言泽老师的原稿怎么样了?”
纲吉听见高野的问话吓了一跳,并回答道“老师。。的...原稿....还没有传过来。”
“啊啊!”高野恼火的把厚厚一摞材料扔在桌上。
纲吉惊恐的站了起来,“那..那个,我这就去老师家看看。”
。。。。。。。。。。。。。。。。。。。。。。。。
“那个啊.....纲吉......”言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视上的真人秀节目,指了指画面上兴奋的挑选着衣服的女孩儿们说“不是我不想交稿....哎...有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我能用女孩子逛街的精力来画画。”说完一脸无奈的看了看站在门口气的说不出话的纲吉。
“呵....不要和我说这些没用的。你怎么不想象自己是个女孩儿在逛街,然后再去画画呢。”纲吉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仿佛在故意逗自己笑。“你知不知道我们这边有多辛苦啊!麻烦你快点交稿好吗!亲爱的言!泽!老!师!”
“啧....啊....好麻烦。好吧,你明天早上来取原稿,我保证完成。”
“但愿如此!”纲吉心里表示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画师!
。。。。。。。。。。。。。。。。。。。。。。。
第二天一早,纲吉就来到了言纲的公寓。习惯性的掏出钥匙并打开了门,开门的一瞬间纲吉就怔住了。
言纲一身女装躺坐在沙发上,屋子里的摆设像极了市面上的服装店。
言纲:“呦。”
纲吉怔了几秒,然后保持着开门的姿势把门关上。背过身靠在门上,深吸了一口气,又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门牌号。在确认确实是言纲家后,纲吉在心里默念“刚才是幻觉,刚才是幻觉。”并再一次打开了门。
当然,事实证明,这貌似并不是幻觉。尤其是他再次开门后,言纲又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语气对他说了声“呦。”时。
纲吉压抑住自己给精神病院打电话的冲动,耐着性子问“言纲....你怎么了?”
言纲则是一脸无所谓的对他说“你昨天说的啊,想象自己是个女孩子逛街。我觉得想象没什么代入感,就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了。结果我发现效果居然不错?!来,你的原稿。”
对此,纲吉表示“这个人没救了”

自语
“沙......沙....沙...”言纲穿着黑色西装缓步走在森林里,附近的动物都躲得远远的。
“啊!言~你来啦!”纲吉笑着跑到言纲身边。
“.....”
“额...今天天气真好啊?不是吗?”
“.......”
“额哈哈~嘛,山本和狱寺君的伤还好吗?”
....
“别不理我啊....”

“再不理我我要生气了!”
“额啊...好啦!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单独去和白兰谈判!你理我一下好不好?”
......“言....别不理我啊......”
言纲在森林深处站定,无神的盯着水晶棺中被鲜花簇拥着的纲吉。“纲....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你醒一醒,看看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
  
  
   
“言....求你了....和我说句话...好不好?”纲吉流下了眼泪。
插图:琰泽 谢授权!

【家庭教师】同人文cp2727 甜向 纯架空 人物性格崩坏警告

宠物外交??

      “喂!言纲!”
       言纲在床上翻了个身,用力伸了个懒腰,一脸生无可恋。啊啊~美好的一天是从被可爱的邻居吼醒开始的。
     “干什么?!小不点!你知道现在才几点吗?!”
     “哈?!再过一会就该吃午饭了好吧?!你倒是给我早点起来啊!话说你们家布丁又来吓纳兹了!”
      言纲从床上爬了起来,透过窗户,他看见纲吉正抱着那只缩成球的棕色兔子。
     “啧...也许它只是想和焦糖一起玩而已,那么紧张干什么。”言纲决定逗一逗他这位好友,毕竟纲吉炸毛的样子真的非常非常有意思。
     “你这个人!我...!你不知道猫会吃兔子的吗!”啊,来了,可爱的炸毛兔。言纲托腮看着纲吉。“而且!它叫纳兹!不要乱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啊喂!”
     “噗嗤...好吧好吧~小不点先生...”言纲瞥了一眼纲吉脚边正在舔毛的布丁,“喂!臭小子回家吃饭了!”
      听到言纲的声音,那只棕毛金瞳的小猫仰头看了一眼纳兹,然后迅速的蹿上围墙消失在纲吉视线中。
      一直缩在纲吉怀里的纳兹抬头看着主人。
     “好啦~别怕,布丁不是坏蛋。”纲吉宠溺的摸了摸纳兹的头。
      这一幕正好被言纲看在眼里,一股无名火从心口直往下钻。
     “呐!言纲,一会我想去给纳兹买的吃的!一起去吗?”
     “......”
     “言纲??......喂!傻大个儿!”
      “恩?啊!嗯!好啊,一起去吧!”说完,言纲慌张的逃回了屋子里。 
      “啧,春天...”言纲不爽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
《《《《《《《《《《》》》》》》》》》》
       “言纲...怎么感觉今天你心不在焉的?发生了什么嘛?”从商场回家的路上,纲吉担心的问言纲。
       “没什么,就是想吃兔子了。”
       “咦?!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你敢碰纳兹一下试试!”纲吉瞪了言纲一眼。
       “嘛~嘛~开玩笑的...别当......不好!”言纲看到纲吉家的阳台上,一条蓝色的猫正把纳兹的笼子推到窗外!
       “纳兹!”两人大喊着冲进院子,而院子内,一棕一蓝两只猫扭打在一起。
《《《《《《《《《《《《》》》》》》》》》》》》
      确认纳兹没有受伤后,纲吉摸了摸布丁的头,也许没有它,纳兹就被那该死的蓝猫叼走了吧?
      纳兹慢慢从笼子里跳出来,用头轻轻蹭了蹭布丁被抓乱的毛,而布丁舔了舔纳兹的脸。两个小东西就互相靠着,缩在了一起。
      纲吉像是想起了什么,“感觉....好像和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一样?”
      “呐...纲吉...”言纲低头看着纲吉,“其实...你也可以....像焦糖一样....多依靠我一下。”
      “诶?”
      “没什么,当我胡言乱语好了。”言纲转身要走,可下一秒纲吉就从背后抱住了言纲。
       “嗯.......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
        “恩...”
                                            End

番外1
纲吉,言纲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布丁和纳兹追跑。
“噗嗤,焦糖还真是好欺负。”
“都说他叫纳兹!你到底对焦糖有什么执念啊?”
“因为....焦糖布丁的焦糖,总是在布丁上面啊。”言纲意味深长的看了纲吉一眼。
“你是说!?真的吗?!”纲吉突然兴奋起来,“哈!我一定要你好看!你就等着瞧吧!”
“恩好啊~当然是真的。”言纲心里坏笑着大叫得手,“今天~就让你,在上面。”

番外2
“言纲!qwq 刚才有个自称疯兔的超丑的人抱着我照片!!!还说我受!”
“..........可是,亲爱的.......他说的....没错啊?”
“哈?!我哪里受了!”
“..........”言纲用手摸了一下头顶,然后平移到纲吉头顶。
两人“.............”
《《《《《《《《《《《》》》》》》》》》》》
【半夜十一点三十分】
“纲吉!亲爱的!老婆大人!我错了!你开门啊!!”
“.............”
“在外面我没法睡啊!”
话音刚落,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从窗口飞了下来。

【家庭教师】 cp2727 甜向微架空


                                   《幸福》
       克莱兹丶拉比特,我,一名光荣的探险者。我曾游历了整个世界,见识了很多,有痛苦,也有愉悦。然而在我所有的历险中,只有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
      那是五十年前的事,当时我还是刚刚加入探险者联盟的菜鸟。自负使我与伙伴们失去了联系,一个人在死亡山谷中徘徊。因为三天三夜的移动和食物不足,我倒在了一条小溪旁。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眼前不是旷野,而是一堵木板墙。身上被褥的触感令我意识到我被别人救了。
      安心的吐出一口气,我下了床,轻轻的走出房间。远处的大石头上,一个年轻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四周长满了不知名的金色小花。
      “醒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转身,一个约莫七十多岁的男士在不远的旁边,微笑着向我走来。
       “是的,谢谢您救了我,先生。”我点了点头,与他拥抱并互相亲吻脸颊。
       老人依旧温柔的笑着,望了一眼我之前正在看的大石头,就转身摆了摆手招呼我一起进屋。
     “好几天没吃饭,已经饿的不行了吧?”老人正准备午餐,背对着我说。
      “是,临晕倒前我都已经放弃活下去了呢。”
      “那可不行,这是绝对不可以的。”老人回头,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但是丝毫没有长辈训斥后辈的架子。他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同龄人,甚至是一个高中社团后辈和你谈心,十分真诚。这使我对这个老人产生了兴趣。
      老人穿的很普通,是五十年前的流行款式。浑身上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枚看不出材质的戒指,而且好像还被切割成了两半。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老人摘下戒指放到兜里。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羞愧的转头看向窗外。外面是一个很大的湖,树木包围了这里。屋子和湖岸之间有很大的一片空地,上面长满了金色小花。那到底是什么花?我不知道。
      大概半个小时吧,我面前的小木桌上就摆好了炖肉和烤马铃薯。我快速的道谢,抓起来面前的食物大快朵颐,完全忘记了礼数。老人端来一壶水,就提着花洒走出了屋子。 
      饭后,我开始整理探险手帐。或许是出于好奇,至少我认为是因为好奇,或是什么别的原因。老人凑过来轻声问“年轻人,我看你不是本地人吧?”
      “是的,我跟队伍来这里探险。”
      “哦...看你的长相,你是意大利人?”
       “恩,我是日本人,在日本长大。这头发是天生的。”我指了指头上的蓝色。
       “哦...日本人...也许你来自京都?”
       “哦不,我是并盛人,一个城镇,非常的不错。”
        听到了我的回答,老人的瞳孔缩了一下,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被一种说不出来的矛盾情绪充斥着。       
      “你是说...你是并盛人?”
       “是的,直到十七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那里。”
       老人抿了抿嘴唇,清了下嗓子:“那...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沢田家?”
       “哈,当然!沢田家可是著名的黑手党首领的家啊!当地人很尊敬他们呢!而且家主人很好,我父母小时候还受过沢田家的照顾呢!”
       “恩,是这样....没有错,沢田家光....请问他和他妻子还好吗?”
       “他们...已经过世了,不过生前似乎过的很平静,也没有生病,是在梦中过世的。只是两个儿子下落不明,听说是因为恋爱原因出走的。”
       “这样啊...”老人给了我一个微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说着起身收拾盘子。
       伴着水声,我开始回忆小时候听过的关于黑手党家族“彭格列”的传奇故事,想起了童年憧憬的沢田纲吉,沢田言纲两兄弟。我很自豪:我与彭格列的首领出生在同一个城市。更让我自豪的是我曾被我的偶像,沢田言纲帮助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双金色的眼睛和他的背影。
      背影,想到这里我猛的跳了起来,向外跑去。因为,外面石头上坐着的人!
      时间已经是黄昏,夕阳正对着湖,正对着那块石头。年轻人仍然坐在那里,动作都没有变。  
     离石头不远的地方,老人提着花洒,看着湖面。
    “纲吉....先生?”我蹑手蹑脚的避开花,走到了老人附近。  
     “这花...是他眼睛的颜色。”老人没有回应我,自顾自的坐了下去,“说来也奇怪,把他葬在这里的第二天就开了几朵。后来也没有人去照顾它们,反而越来越多。”
      我走到那块大石头旁,是块回音石。能将声音记录下来万年不变。但技术高超的云属性守护者可以在上面记录下人看得到的“映像”。我很惊讶,不,可以说是十分震惊。虽说大空可以使用全部七种属性的匣,但使用回音石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恐怕不是轻易能做到的。看了看影像中人的脸,我问老人“可是...纲吉先生...您不后悔吗?离开一切,来到这种鬼地方受苦。”
      “后悔?一点也没有,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在这里,和他,我很幸福。五十年来这种感觉一点也没有变。”
      .......
       之后我基本每年都会去纲吉先生的住处几次,他成了我的老师,也教会了我许多东西,哈哈哈虽然是我单方面的拜师。
      ......
      再后来,先生生了病。在那照顾了他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他求我把他带到那块回音石下的墓穴里。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照做了。离开洞穴的时候,我用尽我毕生的知识和技术将穴口封了起来。因为我很清楚,相信先生也很清楚:“他不会再出来了”那至少我希望他们不会被其他人打扰。
      .......
     “故事就是这样。”我咳了几声,看着床边的两个年轻的探险家和他们的妻子。 
      “所以老师您就买下了这座山并且住了下来?”比耶罗问我。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呀,他们可真是傻!放着黑手党首领不当,非要跑到这深山老林里。”一名女子说,这是比耶罗的妻子。另一个女子慢吞吞的说:“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幸福......”
      窗外,夕阳在湖上方融化,滴进远方的山中。屋前,那金色的花海中开出了不少棕色的花。石头上,本来独自坐在那里的少年的影像再也不孤单了— —它身旁依偎着另一个和它七分相似的。它们就这样坐着,直到永远。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