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疯兔饭团

各位小伙伴们好啊!这里疯兔 ̄  ̄)σ
无限不定期更新文手,作曲。本来混迹在贴吧,但是随着所在的吧冷落就来到了lof。看到这里的各位也许跟我有相同的爱好。那就!够了!交个朋友吧!

【家庭教师同人短文】初恋 (架空世界 校园清新)幼儿文笔警告

      “今天,又没说出来啊。”夜里,纲吉躺在床上如此想到。
       沢田纲吉身为班长,本来应该好好的听课。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却始终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旁边—正用手托着头睡觉的泽田言吉身上。
      说来也是很奇怪,上课从来不听课的人,居然每次考试都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比起自己来说,体育更好长得更帅。上体育课换衣服的时候,看见言呀,吉身上明显但又富有弧度的肌肉,纲吉不止一次产生过挫败感。
      “纲吉同学....纲吉同学?.....沢田纲吉!!!”老师的喊声打断了纲吉的思路。
       “到!”回过神的纲吉马上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纲吉...不像你的作风啊?对着同桌犯花痴,喜欢上人家了?!”老师不无风趣的提醒道,“要好好听课,知道吗?”
       “是。。。”
~~~~~~~~~~~~~~~~~~~~~~~~~~~~~~~~~~~~~~~
       到底是怎么了。。。纲吉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言睡着的时候会不注意的多看几眼,言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会突然心跳加速,自己难过的时候会想让言抱抱自己。
      “不会吧。。。我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纲吉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这是纲吉第一次认真考虑自己对言的想法,尽管他并没有想出一个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唯一的一点,就
是他想对言好。
~~~~~~~~~~~~~~~~~~~~~~~~~~~~~~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在各种方面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言纲,并把闹钟调早一个小时来给从不吃午饭的言纲做便当。而我们的另一个主人公言纲,也因为这些“小事”而对自己的同桌有了不一样的情感,尽管两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

      一天的放学后,归家部成员纲吉因为被老师叫去帮忙而很晚才离开学校。天色已经发暗而一路上并没有路灯,纲吉只得加快自己的步子。然而就在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他听见身后的一群小混混骂骂咧咧的说:“哈,看他泽田言纲还敢不敢嚣张,不过是个高中的小鬼。”
      纲吉当下一惊,回头看时那群人已经离开。回想了一遍自己听到的内容,他快步向小巷里跑去。不出所料,言纲校服破烂,一脸是伤的躺在地上。。。
~~~~~~~~~~~~~~~~~~~~~~~~~~~~~~~~
       “嗯。。额。。”言纲动了动脑袋,传来的是一阵钝痛。喘了两口大气之后,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紧接着又看见了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的纲吉,好像是怕挂点滴的手太凉,纲吉用自己的手垫在了言纲的手底下。
这手,好温暖,以至于言纲想再也不把手拿开。看着身边打盹儿的人都睡脸,言露出了一抹笑,眼神里也溢满了温柔。
      “纲吉。。。”言轻声呼唤身旁的人,而纲吉显然也没睡熟,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就马上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纲吉呆住了,痴痴的盯着言纲那极其温柔的微笑。
      “纲吉?”面对发呆的纲吉,言噗的了笑出来,“别看了,再看我脸上也没有花长出来。”
       “啊。。啊啊对不起,一不注意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纲吉马上就一脸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又偷偷抬眼看看言的表情。在言的眼里,纲吉简直就跟兔子一样可爱。
       面对如此可爱的“小兔子”,虽然言纲真的很想再多看一会,但是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纲吉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把我送到这儿来的?”
       “恩。。我回家的时候碰巧遇到你受伤躺在地上。。。”纲吉如实回答。
       “这样啊。。。”
       “那个。。。泽田同学。。可能这句话我说出来会有点奇怪。。不过希望你能保重自己的安全啊。说实话,看见你倒在地上,我很担心。”纲吉看着言纲的眼睛,小声说。
       温暖的感觉从心底里涌出,言决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直觉。“纲吉,过来一下,有点事。”言摆出一副要说悄悄话的姿势,纲吉也听话的凑了过来。而让纲吉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凑过去,言就抓住纲吉的衣领。唇与唇相接,如蜻蜓点水般,然后就被拥入怀中。言纲把嘴凑到纲吉耳边轻声说:“谢谢你,纲吉。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这句话来的太突然,加之之前的一吻,纲吉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心中的一股冲动让他开了口“我也是。。。我喜欢你。。言纲”
     
一个月后,公园里。
      “呐,言,那天你为什么会对我说出那种话啊?”纲吉对躺在自己大腿上的言发问。
       “恩?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回答了那句话呢?”言闭着眼睛一脸笑意的回答。
       “你!完全就是所问非所答嘛!”
       “我说。。。纲吉。。”言睁开眼睛,看着纲吉。
       “恩?怎么了?”
       “我觉得那天有一件事没做好。”
       “诶?什么事?”
        言勾起一抹笑,一只手撑地,把身体弓了起来,另一只手把纲吉的头压了下来。
       “那一吻,似乎不够深呢。”言纲如是想。
           End

评论

热度(6)